回望中国当代艺术40年:从陈逸飞到www.602net“9
分类:www.602net

澎湃新闻记者 黄松

www.602net 1策展团队和科恩夫人在展览现场连线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年,回溯40年前的1978年,这一年可谓中国历史进程的转折点,也是中国当代艺术的转折点。以此为界,6月16日,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以“转折点——中国当代艺术四十年”呈现自1978年以来中国当代艺术发展历程,以及在这个历程中近百位重要的艺术家及作品。

2017年4月29日,“中国当代艺术最早见证——科恩夫人档案”文献展在北京今日美术馆举行开幕式,展期为两周,至5月14日结束。此次展览的全部资料来自于亚洲艺术文献库。去年他们用将近半年的时间,对精选出的科恩夫人的三十多盒约一万六千张幻灯片分类并扫描喷绘。经过挑选,此次展览选取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两百多幅照片,力图还原从70年代开始中国当代艺术的面貌,以及中国当代艺术家的成长历程。与此同时,此次展览也以影像的方式,还原了“85新潮”前中国当代艺术的现实。

www.602net 2

科恩夫人1950年代初毕业于美国麻省史密斯女子学院,1960年代进入伯克利大学研读亚洲艺术史。1970年代初,由于丈夫工作原因,她多次往返中、美,甚至常驻北京和香港。作为中美关系正常化后第一批进入中国内地的外国人,科恩夫人见证、记录了70年代开始的中国艺术家及艺术家团体的生存状态和成长历程。与此同时,科恩夫人也积极邀请中国艺术家赴美,把中国艺术家介绍给美国受众。从70年代开始,科恩夫人努力为中美艺术交流架起一座桥梁。桥梁的两端,是当时力量悬殊的、还互不了解的双方,彼此充满了好奇、揣测、误解。

展览现场

借此展览机会,“澎湃新闻·艺术评论”结合展览的图片以及科恩夫人2009年接受亚洲艺术文献库访谈的资料,为读者梳理科恩夫人和早期中国当代艺术的故事。

从1978年陈逸飞在《踱步》中反思历史,到当下曹斐、胡为一的数字媒体装置,每个时代的艺术家都以自己的敏感留下属于自己的时代印记,也留下了自己在摸索时期、未成熟、但最真诚的艺术状态。这些作品虽带着“伤痕美术”、“乡土现实主义”、“85美术运动”等标签,但记录的是时代的变化和个人艺术道路转折。

初访

www.602net 3

1972年2月,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应周恩来邀请访华。这是美国总统历史上第一次访问中华人民共和国。此次访问是中美邦交正常化的重要一步,也终结了中美两国长达25年相互隔绝的历史。尼克松称此次访问为“改变世界的一周”。

陈逸飞,《踱步》,布面油彩, 186x356cm, 1978

被改变的不仅是笼罩世界的冷战格局,还有许多具体的人的轨迹,比如当时已经是哈佛大学法学院一名专攻中国法律的教授的孔杰荣(Jerome A. Cohen)。在他在美国研究学习中国十多年后,他第一次有机会踏上中国这片“应许之地”。1972年5月,孔杰荣随美国科学家联合会,携自己的妻子柯珠恩(Joan Lebold Cohen)——当时在波士顿美术馆/塔弗茨大学任教的一名中国艺术专家——奔赴中国。

个体经验与历史元素下的艺术作品

www.602net 4星星画会成员(除展览现场图外,本文图片均为科恩夫人拍摄)

1979年9月27日,一群年轻人在中国美术馆外东侧的围墙栅栏上举办了他们的展览,展出了一百五十多件油画、水墨、钢笔画、木刻、木雕作品,第二天,展览遭遇制止。而后这群年轻人举行了关于艺术的演说,为自己争取到在画舫斋合法地举办了自己的展览,并自己出资在《人民日报》刊登了“星星美展”的广告。同年,上海一群当时名不见经传的艺术家自发倡议在黄浦区少年宫举办“十二人画展”,一南一北两个展览成为拉开中国当代艺术帷幕的标志性展览。由此中国当代艺术开始觉醒,各类艺术团体和展览层出不穷。对传统的批判、追求思想解放与个性自由成为了当时艺术创作的特征,艺术家们逐渐开始表达自己的内心世界。

科恩夫人(Joan Lebold Cohen)至今仍记得1972年第一次来到中国时的情景。她和丈夫在中国停留了三周多,在专人陪同下访问了北京、洛阳、西安和上海。之后他们飞到南昌,因为广州机场上空厚厚的云层导致飞机无法下降。“当时的情况是,如果在飞行途中你想吃饭,那么飞机会着陆,这样你就可以去餐馆里吃饭了。当时的飞机是老式苏联飞机,人们坐在折叠椅上面,条件相当原始。但我依然记得在上海机场吃过的十分美味的八宝饭和甜馒头。”

展览“文革”以后陈逸飞的《踱步》转而进入“星星美展”,当时参与的艺术家黄锐、马德升、钟阿城、李永存(薄云)、毛栗子等的作品均有展出,通过对这些艺术家的研究,能帮助我们对艺术史转折因素的寻找。在“星星”成员早期的作品里,印象派、表现主义、象征主义甚至立体主义的风格都有呈现,但艺术家们更多的是希望利用这些新的艺术语言去表达自己的内心感受。

五月在北京,科恩夫人去了一次展览,那是当时为数不多的展览之一,内容是“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样板画。“我希望更多地了解展览,但我视线所及,没有一个艺术家,我找不到人做采访。”

www.602net 5

1978年,科恩夫人再次来到中国。在这两次访问中,她都试图和中方沟通,希望能得到看展览以及拜访中国艺术家的机会,未果。

李爽,《梦》,1980

1979年1月29日至2月5日,时任中国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和夫人卓琳应美国总统吉米·卡特邀请,对美国进行访问。中美关系一片大好。这让科恩夫人的中国之行变得比之前两次容易。

而后以高小华、罗中立、程丛林、何多苓等艺术家构成的“伤痕美术”,他们当时的作品与建国以后很长一段时间“积极”和“健康”的作品不同,其中带有的悲剧性的主题和灰暗的情绪代表了人性的苏醒,也为80年代的现代主义运动提供了基础。由“伤痕美术”引出的“乡土现实主义”也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和思考。

这一年,科恩夫妇再次受邀来到北京,暂住在北京饭店。孔杰荣出任北京市政府法律顾问,但除了对大学进行走马观花式的访问之外,他的行动都受到限制。科恩夫人则再次尝试接触中国的艺术家。她认识的第一位艺术家是刘海粟。1957年刘海粟被划为“右派分子”后,20年后被平反,住在北京饭店,科恩夫妇当时下榻的酒店。与此同时,他正在筹备自己平反后的第一个个展,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举办的“刘海粟美术作品展览”。科恩夫人访问了刘海粟,并且为他和夫人拍照留念。从此,科恩夫人和中国艺术家熟络起来。

www.602net 6

www.602net 7刘海粟和夏伊乔

何多苓 艾轩,《第三代人》,布面油彩, 180x190cm, 1984

北京饭店与当时在王府井腹地的中央美院只有一站之隔,在当时央美的第一位留学生方家模(Maria B. Fang)的引荐下,科恩夫人走进中央美院的校舍和宿舍,结识了很多学生和教员。他们和科恩夫人谈及中美艺术交流的可能性,中国对于美国艺术的兴趣。同时他们也带着科恩夫人逛小画廊。当听说科恩夫人以前在日本办过关于美国当代艺术的讲座时,他们力邀科恩夫人在央美办讲座,讲讲美国当代艺术。

到了80年代的中期,各个城市出现了不少年轻艺术家团体,这些团体发表宣言和艺术主张,并举办自己的展览。批评家后来将发生在这个时期的艺术运动称之为“85美术运动”。正是这些艺术运动,让艺术界更清楚地看到过去艺术为政治服务的问题,年轻艺术家们通过各种艺术语言方式打开人们的视野。舒群、任戬、王广义等人组织的北方艺术群体,毛旭辉、张晓刚、叶永青的“新具像”和“西南艺术研究群体”,张培力、耿建翌、宋陵的“池社”都是这个时期现代艺术潮流中的重要部分。

www.602net 8中央美院宿舍,1979

www.602net 9

在当时的北京,办讲座并非易事,因为讲座需要的投影仪很难找到。幸好当时北京饭店住着很多商人,科恩夫人从他们那里借来一台投影仪,另一台是她去香港从当时相当于美国大使馆的机构买来的。“就这样我拥有了两部投影仪,这在当时是个大事。因为大部分人只有一台投影仪,只能显示一张幻灯片。而我有两部,同时放映两张幻灯片,这是当时的新媒体。”

谷文达,《两种文化形态杂交的戏剧性B1-B3(3幅)》,宣纸、墨、白梗绢装裱, 1986

有了投影仪,还需要大屏幕。科恩夫人提议:“也许我可以从北京饭店借一些床单,做一个屏幕。”因此她和央美的技术人员商量,有个人说他们有放电影的大屏幕。所以科恩在央美的演讲厅中放好投影仪,开始讲座。第一次讲座大概有九百人到场,挤在大厅里。“第一次讲座我谈了现当代艺术,1920年代的艺术,包豪斯、弗朗茨·马克、‘蓝骑士’、马蒂斯和毕加索。第二次讲座我讲了妮基·桑法勒、抽象表现主义、超现实主义和极简主义。”

本次展览也展出了艺术家在1990年代之前的作品,此时的叶永青的作品还不是简笔画式的涂抹、赵半狄还没开始他那吸引眼球的熊猫系列,谷文达还在做 “政治波普”,将带有白字的革命性浪漫词汇,结合传统文人画,研发出“伪文字”系列……而后的各自不同的经历,完成了他们各自艺术上的升华,出现了属于他们的艺术符号,而在他们的早期作品中个体经验与历史元素独特而鲜活地结合起来。而后,中央美院油画系毕业的赵半狄与“古典时期”告别开启“熊猫时代”的社会化的跨界艺术。浙江美院山水画系毕业的谷文达离开自己的传统去往美国,又反过来寻找中国文化的参照,也改变了人们对水墨和平面艺术的视觉习惯,成为之后的水墨艺术的实验的范例。同时,吴山专对文字的拆解和政治无意识的引导,构成了一种早期的观念艺术的实验。谷文达与吴山专,以及张培力和耿建翌在80年代的实验,呈现出了80年代从现代主义走向后现代的一种现象提示。 “85美术运动”等多元化的前卫艺术表现形式至1989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中国现代艺术大展”后,才画上一个阶段性句号。

www.602net 10帘布遮盖的机场壁画,1979

www.602net 11

到第三次讲座,政治风向有了变化。科恩夫人回忆:“我在一个很狭小的屋子里讲座,现场只来了三十到五十个学生。在一个教授向大家介绍完我之后,我说我很欢迎大家的问题。教授说:‘科恩女士很累了,她不接受提问。’”

刘小东,《烧野火》,1998

科恩夫人记得台下观众那种显而易见的兴奋感:“那是他们第一次看到杰克逊·波洛克、妮基·桑法勒以及现代派。我也讲了包豪斯和参与包豪斯的艺术家们,比如保罗·克利、密斯·凡德罗、沃尔特·格罗皮乌斯等。”

20世纪90年代初,中国当代艺术在全新的社会和不同的文化语境中展开。随着大批艺术家陆续参加威尼斯双年展(1993年)、圣保罗双年展(1994年)等国际大展,中国当代艺术逐渐融入到全球化的语境中,其中“政治波普”和“玩世现实主义”两股艺术创作浪潮,在国际舞台上有了一席之地,也引发了关于后殖民话语、全球化语境中的地域经验以及中国艺术界对“国际身份”这一问题的热烈讨论。

杂志、相机、弗洛伊德和超现实主义

此时,“当代艺术”在中国完全替代了“现代艺术”,开始构成整体性的影响力量。曾经被誉为“四大金刚”的方力钧、岳敏君、王广义、张晓刚,他们的作品虽有非议,但他们根据自己对图像知识的理解和表现手法对时代特征进行了强化,成为一个时期的准确象征。身处上海的余友涵、薛松等作品则是另一种形式态度,他们利用人们熟悉的符号,进行重组和改造,去调整人们视觉习惯和记忆逻辑,使得观众既有熟悉的语境理解,也有陌生的视觉效果,每个人根据自己对图像知识的理解,会产生某种内心的对应。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有两样东西是科恩夫人的中国朋友们特别感兴趣的:杂志和照相机。

www.602net 12

“入境申报的时候,你得申报自己带了几个相机,出境的时候必须如数带出去。我知道把相机送给不同的朋友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所以在入境的时候我把相机拆开,带着零件入境。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时中国人用的相机是一种德式的大画幅相机。”

张晓刚《血缘:大家庭系列》,1998

科恩夫人也会去拜访艺术家,当时的艺术家生活都很拮据,常常是两三个人住在一起,只有一张小咖啡桌和一张床。虽然空间狭小,但当时的艺术家都热情地邀请科恩夫人去吃饭或者去聊天。

回忆起亲身经历的当代艺术40年,张晓刚直言自己感觉有点落伍了。“这40年,前20年是一个节奏,后20年是另外一个时间的节奏,现在的节奏越来越快。所以有时候不知道哪个算新,哪个算老。” 张晓刚说,“如今的艺术语言比过去更加的国际化,但形态来看,每个人越来越关注小我。现在年轻人,可能会关注具体的时空下具体的事件和感觉,所以这是时代的一个转变。”

www.602net 13吴冠中夫妇

不同的抗争造就不同的艺术

www.602net 14科恩采访李可染

进入21世纪后,中国的现代化使中国当代艺术更加复杂多变,在观念与手法上已经与国际同步,同时也愈加肯定自我的身份,从当下的社会关系和自我观照中出发,以各类艺术创作对周遭的事物作出艺术的反映。

当时不少人读过关于弗洛依德的书,“我了解到这个是因为在做讲座时,我常常被问到弗洛伊德:如何看待弗洛伊德?人们应该是在1979年刚刚接触到弗洛伊德的《释梦》。与此同时,超现实主义成为了被人接受的现代艺术形式,因为统治阶级发话说超现实主义是没问题的。但抽象艺术不行,因为无从得知那些抽象形式里是否有隐含的信息,而超现实主义的作品,还是能辨认出嘴唇和草莓等等。它们可以辨认,所以它们不是坏的。这就是统治阶级的决策方式。因此,在弗洛伊德的影响以及当政者的鼓励下,超现实主义成为了很多年轻人的艺术实验方式。”

周春芽和曾梵志将人们的视线引向权力与资本的世界;徐冰、蔡国强以中国文化和历史为本体展示中国的当代艺术;向京以特有的女性视角讲述对女性自身的“身体性”的认识,在经验的世界之外,寻求精神之手触摸到的地方。

科恩夫人记得自己1979年第一次见到袁运生时候的情景,袁运生问她:“美国人怎么看米罗和达利?”“对我们来说他们已经过时了,但袁运生这个问题让我意识到,这些和外界艺术世界隔绝了三十年的人们,他们看问题的不同角度。”

www.602net 15

中国艺术家在纽约

蔡国强,《人类、老鹰与天空之眼:放眼睛风筝的人们》,2003

从80年代开始,很多艺术家出于各种原因来到纽约,但基本上他们中的大部分又回中国了。这些艺术家在纽约的经历各不相同,他们的反应也很不一样。

更年轻的一代曹斐影像和装置融合了社会评论、流行美学、超现实主义的影响和纪实的惯例。从她的影像及装置作品中折射出当代中国社会急速不安的变化。此次展出的作品通过三件精致入微的装置,以及配合的影像导演出一个属于中国当下的故事。

由于科恩夫人对于中国艺术的了解以及她造访中国的经历,回到纽约后,她每年都为刚来美国的艺术家办聚会,邀请她认识的所有中国艺术家来参加,后来来的人越来越少,直到有一天科恩夫人意识到:“他们不喜欢彼此。”从科恩夫人的表述中,可以对当时纽约的中国艺术家群体以及他们之间的关系略知一二。“我从来参加聚会的、和我是朋友的艺术家口中听到各种事情。我很想帮忙,但是有些人非常不礼貌,他们会说:‘现在给我1000美金。’但我不是那样一个角色,我不提供金钱。”与此同时,科恩夫人见证了很多如今大名鼎鼎的艺术家或成功或失败的美国之旅。

www.602net 16

www.602net 17王克平、仇德树、袁运生、白敬周在波士顿,1982

曹斐,《La Town》,2014

“我还记得有一个艺术家来纽约是来画藏画的,因为当时藏画在市场上特别火。但这位艺术家不想画藏画,他在美国呆了一年,他很愤怒。这是个极端例子。”

“90后”胡为一的作品“低级景观”,为日常生活中失去使用价值的物件搭建舞台构成景观,并在物品上进行拍摄,被曝光或者是被摄像头拍摄放大、呈现出来,放在一个主观性的舞台上。

“还有一些人,比如袁运生,他来美国是因为他认为来了之后他就自由了,但事实上他寂寂无名。没人听过他。我做了很多努力,我儿子伊桑在苏荷区给他办了展览,我在各种场合展示过他的作品,把他介绍给不同的人,给他介绍委托工作。他在塔弗茨拿到一个很好的委托,他创作了一幅很棒的作品,但他认为自己的作品应该卖到一万美金。当时对于一个不知名的艺术家来说,一万美金是非常困难的。”

www.602net 18

“陈丹青喜欢画街头肖像,在那里他可以见到各种奇形怪状的人。因为他觉得除了画肖像这种方式,他可能再也不能接触到这些人。但有些人觉得在街头画肖像对他们来说是一种侮辱。陈丹青见到了很多美国艺术家,和他们聊天,因为他很有魅力,并且英文很好,虽然他看上去对他的英文并不自信。这太奇怪了,他交流得那么顺畅但还是不自信。陈丹青是个摇滚巨星!数以千计的年轻人参加他的讲座。他很帅,风度翩翩,文笔好,博学。但他不读英文著作。”

刘韡,《紫气ZJ30033401》,2009

“陈逸飞是个超级明星。他是当时的迈克尔·杰克逊和安迪·沃霍尔。他在中国是个明星,在纽约也一样。他结识了所有对的人。他当时在57街举办展览,中国大使馆的大使从华盛顿赶来参加开幕。他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改变了自己的绘画风格——他了解了美国市场偏爱的画风,他就那么去画。之后他就不再对绘画感兴趣了,所以他就让别人为他画画。我很欣赏陈逸飞,因为他确实是个人物,他知道如何和权力博弈,同时他也很慷慨。”

“四十不惑” ,但对当代艺术而言,一直在变化——从群体到个人,由学习到创造,并在资本的参与下疑惑地历经浮沉。中国艺术家们也通过自己的实践与探索,让中国艺术不断焕发生机活力。此次龙美术馆的 “转折点——中国当代艺术四十年”是继民生现代美术馆“中国当代艺术三十年历程”举行十年后对当代艺术的又一次梳理和回望,十年之中有人依旧探索,也有人离开,但十年或者四十年,对一个人而言是一段不短的时间,对艺术史而言仅仅完成了一个历史的转折点,一切刚刚开始,一切待续。

www.602net 19陈逸飞在画作前,1980年

时代和经历时代的人在变化,但艺术作品最忠实地记录了鲜活的时代和时代中的人。

www.602net 20张培力在纽约布鲁克林,199

在科恩夫人看来,对于1980年代末期之前从中国到纽约的艺术家来说,生活并非易事。他们像是迷失的灵魂一样,一方面怀抱着对于自由国度的幻想,一方面也要接受在纽约无人问津的寂寥。与此同时,摆在他们面前的还有最现实、最迫切的问题:糊口、谋生。

科恩夫人往返于中美两国之间,刚刚从闭塞走向开放的中国,对于一位白人女性的造访和热情,显然是好奇中留有戒备。

据科恩夫人回忆:“每次我去央美,都要登记,写我是谁,我要去哪里。不久之后我就会在登记簿上写我是米妮和米老鼠,我觉得那些东西可能都没人看过。可是想到我可能给朋友们带来麻烦我就很沮丧。所以我尽可能谨慎,尽管在当时的情境下谨慎是不太可能的,因为我太显眼了,我看上去太不一样了。我记得冬天的时候,我会把自己裹起来,戴上眼镜,以为这样就不会引起关注,但实际上应该没什么效果。”

1980年代,科恩夫人为美国的《艺术新闻》供稿,也为有两万名英文读者的《华尔街报》亚洲版供稿。但当时在美国没什么人对艺术感兴趣,因此科恩夫人形容自己就像为月球写作一样。有趣的是,科恩夫人写的这些英文文章,被翻译成中文,发表在具有广泛受众的《参考消息》上。科恩夫人因此被当成是“中国的朋友”,中国人常常想了解对于很多事情、很多演出外国人是怎么看的。

www.602net 21文国章

www.602net 22王怀庆

www.602net 23毛栗子

“艺术家们意识到通过和我见面,他们能有一些收获,因为我是外国人。我是个很坦率的人,我不会像有些人一样嘴上说‘太棒了’,但只是说说而已。我努力做到真诚亲切。我认为人们因为这点而尊敬我。我也试着像个商人一样,我试着讲述他们的故事,报道、跟进他们的成就,这是我的使命。 我希望我完成得不错,当然我也不是唯一一个在做这件事的人。”

相比科恩夫人在中国受到的欢迎,她在美国却屡屡遭到冷遇。

“当被问到我的职业,我说我关注中国当代艺术,美国人的反应是:‘什么?’我会说: ‘是的,中国当代艺术。’他们会说:‘中国有当代艺术吗?中国人难道不是只画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作品吗?’那是在80年代。我会说:‘不’,有的时候我也会给他们放幻灯片来证明我的观点。”

科恩夫人回到美国后,致力于向各大艺术机构推荐中国的艺术家和作品,为他们赢得举办展览的机会,但却屡遭拒绝。

科恩夫人有一个朋友,自认为是高级藏家。有一次科恩夫人给他展示一些中国当代艺术家作品的幻灯片,她的朋友以为科恩夫人在和他开玩笑。

她也曾经给当时纽约大学画廊的负责人提交了一份关于中国当代艺术的提案,他的回应是:“我们不展出第三世界的作品。”他后来成为了一个很重要的美术馆的负责人。

古根海姆当时的策展人也拒绝和科恩夫人见面,就连他们的秘书也不想见她。他们把科恩夫人寄过去的所有材料都退回来了。

“当时没有人认为中国当代艺术是可信的。1990年代也没什么变化,但2000年是个转折点。观察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状况及其对于艺术世界观念的影响是非常有趣的一件事情。当一个国家成为了世界经济的重要玩家,它的艺术品马上水涨船高。对中国来说就是如此。当中国的经济飞速发展起来后,人们会想这里面一定有些有趣的事情,让我们来看一看。随之而来的就是一种狂热。”

www.602net 24喻红和刘小东

www.602net 25曾梵志在画前,1991

www.602net 26张晓刚

文中文字资料参考了亚洲艺术文献库《未来的材料记录 1980-1990中国当代艺术》科恩夫人访谈(

本文由www.602net发布于www.602net,转载请注明出处:回望中国当代艺术40年:从陈逸飞到www.602net“9

上一篇:2017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里程碑【www.602net】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